浅谈我国维生素D状况

发布日期:2013-08-21浏览次数:14902

作为一种必需的膳食微量营养素,维生素D在促进肠道中钙的吸收,终生保持健康的骨骼系统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除了骨骼健康外,新近大量的科学研究表明,维生素D也可提供心血管、新陈代谢和免疫的好处并降低死亡率。就我们所知,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大陆还没有进行过全国性的调查来描述全民中总体的维生素D状况。因此,本文的目的是通过回顾从2000年到2012年间在国际期刊公开发表的我国不同地区和不同年龄组中测量的血浆/血清25 - 羟基-维生素D(25[OH]D)水平的数据,从而对中国维生素D缺乏/不足的现状提供最可能全面的评估。从这些遍及全国的婴儿、成年人到老年人的调查中,现已发现,如果个体不摄取维生素D强化产品/增补剂或者缺乏充分的日照,维生素D缺乏/不足在几乎所有年龄组和地区的中国人口中是非常普遍的。一些研究表明,若是处在南京(北纬31度)的冬季和尽管在北京(北纬40度)的秋天,维生素D缺乏状况更为严重(25[OH]D <25 nmol/L)。这种不容乐观的情况代表一种重大的但可改变的公共健康风险,应受到更大关注并进行更有效、更及时的管理。

引言
维生素D是一种基本膳食微量营养素,因为它在帮助肠道中钙和磷的吸收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对骨质矿化和肌肉与骨骼的健康发挥着有利作用。除了维生素D对钙和磷的吸收以及对骨骼健康和肌肉强壮的显著作用外,新近大量的科学研究也表明,维生素D缺乏/不足可能会增加产生非骨骼疾病的风险,例如心血管病、Ⅱ型糖尿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特定癌症、高血压、忧郁症和总死亡率。

本文的目的是,从这些在中国大陆测量的循环25-羟基维生素D(25[OH]D)水平的研究中提供对中国维生素D缺乏或不足的现状提供最可能全面的评估。血清或者血浆25(OH)D浓度被广泛地接受为最好的生物标志来定义维生素D状况,因为它反映了皮肤对阳光照射的反应和维生素D通过消化道从膳食源摄取两者内生的维生素D状况。因此,从数据库检索并分析了从2000年1月到2012年11月同行评论的有关调查了25(OH)D值的英文原版数据。研究未包括被调查者清楚知道摄入维生素D以及被调查人数少于30人时的调查结果。缺乏维生素D水平被定义为25(OH)D<25 nmol/L,严重不足被定义为<50 nmol/L,理想的被定义为>75 nmol/L(如同International Osteoporosis Foundation国际骨质疏松症基金会[IOF]、Endocrine Society内分泌协会和该领域的许多科学家所推荐的)。

  

因此,水平在50 nmol/L 到 75 nmol/L之间的被定义为轻度不足(虽然医学协会定义为充足)。这些分界点也与国际骨质疏松症基金会当前出版的全球维生素D状况图一致。

儿童中的维生素D状况
如表1所示,儿童中缺乏维生素D现象严重,平均值均未达到理想的25(OH)D水平,且多至40% 到 90%的人血液25(OH)D水平低于50 nmol/L。在北京的一项研究表明,甚至有更糟的维生素D状况:一月份40%以上的学龄女生25(OH)D水平低于12.5 nmol/L。这种值得注意的维生素D缺乏的人数在9月份到10月份仍有5% 到9%。
  
在摄入维生素D强化产品或补充剂的被调查者中未看到不良的维生素D状况(表 2A),明确的提示维生素D补充剂改善了25(OH)D状况。此外,在夏季月份中,通过阳光照射—即接受阳光中的紫外线B(UVB)的照射,之前缺乏维生素D的儿童中的25(OH)D状况有所改善(表2B)。因此,临床佝偻病百分比从41.6%下降到17%。

 

成年人的维生素D状况
相当多的的成年人的血液25(OH)D值低于50 nmol/L (表3),相对较好的25(OH)D水平是在在济南的成年人组中, 仅有(67.2 nmol/L)。然而,在南京的孕妇和在北京具有妊娠糖尿病的孕妇中发现了最差值(<25 nmol/L)。

令人惊讶的是,在低纬度地区的育龄妇女中也发现了较低的25(OH)D水平(同处于北纬40度的北京均值为29 nmol/L相比,处于北纬22度的香港的均值为34 nmol/L)。
  
老年人的维生素D状况
老年人皮肤的维生素D光合作用的效率仅是年轻人的1/4,并且特别容易发生骨折或活动障碍。在老年人快速增多的中国人口中,25(OH)D状况令人担忧(表4)。没有任何任何人群25(OH)D平均值高于50 nmol/L。在北京和上海进行的两项大规模调查中,高达70% ~90%的被调查者的血液25(OH)D水平低于50 nmol/L。在1,460名上海城市老年人中,仅3.9%的人血浆25(OH)D水平>75 nmol/L 。每天口服维生素D3925国际单位后,45名绝经妇女的三个月血清25(OH)D水平从40 nmol/L上升到50 nmol/L。
  
讨论
本文中介绍的数据对全国来说应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因为调查是在胡焕庸线的东部进行的(图1)。胡焕庸线自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划分以来, 东部地区一直包含<40%的国土面积和>90%的人口。在维生素D缺乏/不足的全球图上,来自中国的这些数据将代表世界上相当大的地理区域和最多人口数量。
  
在中国维生素D缺乏/不足可能由多种因素引起,某些因素是是国际共同的,有些是中国独有的。首先,随着从一个农业社会快速转化到一个工业化社会,城市人口比例从2000年的33%增加到2013年的50%。因此,从事室外暴露在阳光下职业的人员数量明显减少;其次,由于伴随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的空气污染,紫外线进入大气层受阻,人们也减少了室外活动,防止;第三,在社会中对浅色皮肤(白皙皮肤)的偏爱保持不变,导致在室外时流行使用帽子、遮阳伞和防晒剂。对与紫外线B光谱辐射相关的皮肤癌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第四,尽管中国人群在常量营养元素的摄入方面有了巨大改善,微量营养元素的摄入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改善,但事实上,在中国膳食中,维生素D强化的食物在市场上是非常有限的。

在过去几十年,中国人的预期寿命和平均寿命已明显提高,这使得维生素D缺乏症状像骨质疏松症和骨折的等与年龄相关的疾病的发病更加突出。与25(OH)D状况的缺乏或不足相伴,在10个中国城市中采用双能X线吸光测定法(DXA)开展一项骨矿物质密度(BMD)调查发现, 50岁以上的男性和女性中骨质疏松症的比例分别为10.4%和31.2%。此外,与1990年到1992年比较,2002年到2006年期间在北京髋部骨折发生率快速上升。维生素D缺乏增加骨质疏松症和跌倒的风险,是骨折的两个主要危险因素。

总之,根据中国大陆2000年以来发表的调查,从中发现维生素D缺乏/不足是普遍和广泛存在的,这是一个显着的但可改变的公共健康风险,这种公共健康风险应得到更大的关注以及更有效地和及时的管理。为在群体水平上达到满意的维生素D水平,需要多种方法。例如,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实施推荐的每日摄入量、自愿的和强制的推广食品强化、建立相应的法规,并使之有效的贯彻。

SGS管理学院网络培训中心联系方式

联系人:徐小姐

电 话:021-6064 5152

邮 箱:cnfoodelearning@sgs.com

传真:021-6115 2172